秋月白

知道为什么接吻的时候要闭上双眼吗?

因为他们彼此都太过闪耀。

【巍澜|校园au】暗恋

我生活的地方很少下雪,只有寒冷的天气能告诉我这真的是个北方城市。

今天我终于见到了它落雪的样子,南方人看雪的愿望得以满足,令人难过的是下雪带来的满足和兴奋很快就被出行不便的尴尬冲谈。

这雪,未免也下的太大了点。

我撑着伞小心翼翼的走在路上,能在这样的天气勇敢出行的人很少,所以我轻易的注意到了前方不远处的踩雪声。

那是赵云澜学长和...和沈巍学长。

那是我暗恋了三年的人和他的男朋友。

赵云澜是我深藏在心底的秘密,他在篮球场上挥洒汗水的模样,几乎是我能考上这所大学的根本动力。但我从不提起他,也从不参与室友们关于他的讨论,因为身边人几乎都知道他和沈巍不寻常的感情,而这恰恰是我避之不及的话题。

我有些恶毒的觉得他们并不会幸福,即便我承认沈巍真的是个完美到挑不出毛病的人,即便我也承认他们看起来真的很般配。

但我不甘心,就只是简单的不甘心而已。

滑溜溜的冰铺在路上,是真的很不好走。但我还是加紧了脚步,悄悄和他们拉近了距离。

他们站的很近很近,近到彼此的肩膀几乎黏在一起。两人共同撑着一把伞,伞柄握在沈巍的手里。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晰的看出来,伞面刻意朝赵云澜的位置倾斜着,尽力把他护的周全。

沈巍的手暴露在寒风中,修长的指节冻的通红。

哼,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毕竟,赵云澜是多么值得被关心的人啊。

“把手放进口袋里,别冻着了。”

沈巍的语气很轻很轻。

我才注意到赵云澜紧挽着他的手臂,白净的手覆在沈巍撑着伞的手上。

“早知道出门带着手套了,你的手好凉。要不我撑一会儿好不好?”

赵云澜没听他的话,还是紧握着他的手。

“我不冷,云澜,听话。”

沈巍刻意加重了语气,但还是很轻很轻。他好像对赵云澜说话一直都是这么轻。

我知道赵云澜在高二的寒假不小心冻伤了手,也注意到那段时间沈巍每天都把他冻伤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轻轻的揉捏,或者把他的手揣进自己的口袋。

冻伤是很容易复发的,可是赵云澜的手再也没有生过冻疮了。

想到这里,我心里对沈巍有了那么一点点满意,也就那么一点点。

赵云澜依然固执的攥着他的手,佯装生气的用胳膊肘撞了一下沈巍。

“小巍连手都不给我牵?不给我牵我就不打伞了!”

沈巍没说话,也用胳膊肘蹭了蹭赵云澜。我能看见他在朝他笑,用盛满了温柔的眉眼注视着他。

一直以来我都暗恋着赵云澜身上张扬着的少年的热烈和执拗,却不知道为什么他身上能一直带着这样的气息。

现在,好像有那么一点明白了。

一粒雪花以微妙的角度飘进了赵云澜黑色高领毛衣的领口,他被激的缩了缩脖子,像受了什么委屈一样侧过头,靠在沈巍的肩膀上。

沈巍低下头小鸡啄米一样亲在他的嘴唇上。

我在他们背后,看不见赵云澜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瞬间变红的耳朵。

我在大学城的路口和他们走向了相反的方向。赵云澜一直靠在沈巍肩上,临走的时候我朝他的背影挥了挥手,他看不见。

天好像没有那么冷了,坐在选修课的教室里,我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

那个世上第一美好的少年找到了属于他的爱情,挺好。

评论(5)

热度(68)